员工文苑

记忆中的梧桐树

来源:氯化苄事业部 周长鲁2019-06-14查看:

摘要:早晨起床吃完饭,骑着我的电动车匆匆忙忙的就往外赶,生怕错过我们集团8:40的那一趟班车。从家里到班车...
      早晨起床吃完饭,骑着我的电动车匆匆忙忙的就往外赶,生怕错过我们集团8:40的那一趟班车。从家里到班车站点,这条路已经走了无数遍,也没什么特别的。然而,当我路过一片居民区时,突然飘过一阵阵诱人的幽香来,使我忍不住驻足停留,细细品味这熟悉的味道,仿佛已经熟悉了几十年,是什么呢?究竟是什么呢?然后自己下意识去寻找,果然,是它——梧桐树花的味道。于是,我的记忆好像模糊想起了自己六岁那年——奶奶家的那棵大梧桐树。
      六岁那年的我刚好上幼儿园,爸爸妈妈每天上班特别忙,爷爷整天去幼儿园门口接我放学,然后就把我领到他们家,一开始进入爷爷家,第一印象就是干净,干净的院子,干净的阳光,干净的空气,还有那棵硕大的梧桐树。春天的天气还是蛮好的,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,透过梧桐树洒下斑驳的倩影。我最爱春天的日子,拿着板凳坐在梧桐树下,旁边还有爷爷奶奶的石磨,闻着那阵阵梧桐树的花香。
      爷爷之前是个教书先生,平时村里的婚丧嫁娶都是由他给庄户人家写请柬,记账,写对子。平时他只要不忙就会和我坐在梧桐树下,和我讨论我的功课。因为爷爷写的一手好字,他总是考我写字。一人一支小木棍在土地上就写开了,“人”怎么写,“大”怎么写,只要我写对了,爷爷就会非常高兴,小时候的我在他的眼睛里仿佛看到了对未来的一种憧憬。
      梧桐树南边是爷爷奶奶做生意的小东屋。常年的烧火煮饭做甜点小吃,已经把房子的窗户熏黑了,然后梧桐树却越长越高,漫过屋顶,径直长到了房顶上面,好像在为这个饱经风霜的房子遮蔽风雨似的。每天的上午,爷爷奶奶,爸爸妈妈都会在小黑屋里做甜点,第二天赶着驴车去集市上卖,尤其是快到过年的时候。那时候的中午,阳光灿烂,我已经搬着板凳坐在梧桐树下面,阳光全部洒下来,这个季节已经不需要它为我遮挡什么。大约是到了晌午,香味从漆黑的小屋窗户里飘了出来,这时候妈妈喊我过去尝一口新年的点心,那时候的年集,那时候走亲访友人手提一兜点心去串门,爷爷奶奶家的生意也好的不得了。
     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梧桐树渐渐淡出了我的视线,爷爷奶奶做的点心也卖不动了,越来越少的人去买,收益跟付出得不到正比,于是爷爷奶奶就放弃了他们的手艺。
      后来的后来,我结婚了,也参加了工作,很少回去,看看那干净的院子,硕大的梧桐树,漆黑的小木屋,只觉得肩上的责任越来越重,越来越重……这时,鲁西班车来了,我坐上了班车,仿佛内心拥有了巨大的勇气,新的一天又将开始了。

您可能感兴趣的新闻